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建水紫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53|回复: 0

紫陶“变形记”

[复制链接]

650

主题

716

帖子

267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70
发表于 2017-5-31 10: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4-9-6
  顶着“中国四大名陶”、“国礼”等光环,建水紫陶的身价近年来一路飙升,单件价格上万甚至数十万的艺术精品开始出现,而关于建水紫陶产值实现2.5亿元,较10年前增长百倍的数据,更是将建水紫陶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建水紫陶10年前从一度沉寂中再放异彩,从单一的传统生活用品变形到如今变化万千的工艺美术品乃至艺术精品,从简单的制作技法发展创新到如今自成一派的独门秘诀,从质量到数量的变革与飞跃……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建水紫陶,已成当地乃至云南文化产业的一张名片。
  而云南省各级部门近年来对推动这块文化品牌的手笔亦令各界关注。最近的一桩事情是,由省文产办组织的10多家主流媒体马不停蹄地聚焦千年紫陶,因为再过几天就将启幕的省文博会上,建水紫陶将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泥巴也疯狂,在建水乃至云南绝不是偶然。
  即便是同一人手工制作的土坯或者绘制的字画,也决计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建水紫陶的独特技艺和承载的艺术价值,令追捧者痴狂。也因如此,外来者“入侵”带来新技艺的同时,也带来了市场的竞争和思想的碰撞。有限的资源是否能有效利用,高价背后是否有泡沫……这样的隐忧凸显,千年紫陶要发展要谋变,究竟什么最为紧迫,又该如何引领紫陶业的良性发展。
  看建水紫陶10年变革,如同看云南文化产业发展的一部微电影。
  和两个慕名而来的朋友匆匆吃完晚饭,已近8点半,谢恒又约了另外的访客,准备带他们到一处工作室看看,那地方虽显简陋,却在悄然进行着一件“好玩”的事—新近,由云南省文产办面向全球征集的紫陶“传家宝”大赛一等奖设计创意,正在进行实物制作,并将在8月启幕的省文博会上亮相。
  第二天夜晚,建水朱家花园一个庭院里,上至六旬大师,下至20多岁的后起之秀,一场关于陶业界与媒体界的对话持续到深夜,建水县副县长陈昊形象地说:“新一代的创新发展,可谓踩在老一代人肩膀上”。
  而他的话,也折射出建水紫陶10年变形的碰撞和困惑。
  助推 量价齐升获殊荣
  沉寂了数十年之后,建水紫陶再度风生水起,去年底实现产值2.5亿元,比2004年的200万元增了100多倍;生产企业达到300余户,比2004年的7户增长40多倍;市场价格连年攀升,名家精品的价值已经难以用数字来衡量。建水紫陶,如同一个身上积淀千年文化的智者,又重新向世人证明它存在的价值。
  在建水,说起紫陶最绕不开的人就是谢恒。1998年,因负责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的改制,已经差不多淡出世人目光的建水紫陶被其发现,此后,他与建水紫陶结下了不解之缘。
  现年57岁的谢恒从事过的职业可谓五花八门:代课教师、篮球运动员、食品公司员工、百货公司经理、商业局领导、文联副主席,而他现在则身兼建水县人民政府副调研员、建水紫陶研究会主席、云南合纵紫陶产业有限公司法人等职。这些行业之间看似没有太多的交集,但谢恒最终把前半生的经验与积累落脚到对紫陶产业的推动上。回眸建水紫陶从没落到绽放的年代,他能清晰地忆起每一桩大事件,当然,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紫陶10年为何身价翻番?“我几乎没对人说起过,价格涨得那么快,总跟一些事情有关。”谢恒打开了话匣子。
  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积淀的建水紫陶,曾经名噪一时,1954年,老一辈艺人向逢春领头制作各类工艺品80余件,选送北京全国民间工艺美术展,建水紫陶以其独特的工艺与江苏宜兴陶、广西钦州陶、四川荣昌陶并列为“中国四大名陶”。虽有辉煌的历史,但建水紫陶却也历经风雨沉寂一时。
  再度进入大众的视野,得益于2004年的普洱茶热,从传统汽锅、腌菜罐等生活用品中脱胎换骨,建水陶开始从工艺美术品中增加文化附加值。同年10月,谢恒提议组建了“建水县紫陶研究会”,通过研究会的平台,谢恒和时年为数不多的制陶者们,走上了建水紫陶文化产业的复兴之路,而紫陶在10年间的身价倍增,也和谢恒的商业头脑及市场谋划密不可分。
  “一把大师制作的茶壶,10年前最多120元,但我们给奖金2000元,获奖之后2000元都不卖了,而他们再做其他壶时,价格也必定不再是百元水平。”谢恒笑言,这一“秘密”很少说与人知,复兴路上,除了这样一个个让业内励志,让外界认知的造势活动外,还广邀名师大家作为评委,通过他们传经送宝并且口口相传。不仅放眼于州内,研究会还组织作品到各种重量级的展会上参评。2007年11月,建水紫陶赴北京参加中国第四届工艺品博览会,6件作品获得“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珍贵艺术品”的荣誉。
  近年来,建水紫陶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大中城市也崭露头角,捧回若干国家级重奖。这样的活动,让建水紫陶再次被公众认知。
  当然,除了谢恒等一批业界人士的推动之外,建陶在10年间从沉寂到绽放还必须有“高大上”之手在推动。
  据介绍,建水紫陶10年的复兴路上,一直有各种政策和扶持相伴: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发展壮大紫陶产业做出重要批示,要求省文产办要把建水紫陶作为我省文化产业重点项目来扶持。
  而由省文产办发起的面向全球征集建水紫陶“传家宝”设计大赛,则从上千件作品中优选65件获奖作品无偿授权给建水县使用,这些设计将有部分做成实物,在即将召开的省文博会上展出。
  碰撞 传统工艺和规模化生产
  传统的制陶工艺,经过书画、雕刻、填刮、烧制等工序,建水紫陶器皿色泽深紫,叩声如磐,艺术内涵浓厚。无论是质的改善创新、量的突飞猛进,还是日用品到工艺品的变形,究竟要走高端还是走规模化生产的道路等困惑,政府也在思考。
  7月初的一天,80后制陶人余村终于舒了一口气,并在微信朋友圈晒出新作—“传家宝”设计大赛一等奖紫莲孔雀台茶具组合土坯完工,待晾坯烧制。
  余村所在的拙陶社正是谢恒口中“好玩”的地方,这地方虽显偏僻,但她和其他几位制陶者却在坚守着传统的手工制陶技艺,并且力求在表现形式上有所创新。为此,偏僻之地不乏远道而来的慕名者。“大师级的作品已经不是一般工薪阶层所能把握,而后起之秀的作品却也值得珍藏。”在昆工作的李女士说,经朋友介绍,她专程来此选购几把腌菜罐样子的小茶壶。
  和余村一样,不少新兴的制陶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或者通过创意、或者通过鲜活的营销手段打开市场,当然,也在一些问题上发生着碰撞。
  “很多规模化产品缺乏特点,看完一家的东西,你不会想看第二家,因为都差不多。”擅长传统柴烧技艺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田波说,有思想、有内涵、有个性,建水陶业才能有高度。如果规模化生产放弃了手工制作,那“走错了,就再难回头。”
  大师级制陶人向炳成也有这样的感受,“建水紫陶的独特性,就在于它的阴刻阳填和无釉磨光,这些技艺必须坚持并传承。”他说,这些年,外地的人带来新的技法和工艺,有些人已经在大搞规模化生产,但却无法去控制不好的方面。因此,身为省高级工艺美术师、建水紫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他,为了坚守自己的“紫陶梦”,已在当地更偏远的一座山丘上另辟蹊径,斥巨资在此打造一座“石头城”—贝山陶庄新址,“这里今后不仅是制陶企业,也将成为建水紫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
  而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如果不搞规模化,那些传统的、有艺术价值的精品毕竟太小众,无法让更多的人买得起、用得起。那么,路只会越走越窄。
  “不管是大众产品,还是小众产品,最后都要转化成市场商品,只有半机械化才能进入千家万户。”众生得宝文化创意园董事长王洪波说,他的人生经历也和紫陶一样,在商海沉浮多年,用营销的眼光来看紫陶业,为了满足市场的需要,就应该两条腿走路—一条腿继续坚持传统的工艺,而另一条腿要走规模化,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紫陶。
  手举两个杯子,王洪波告诉记者,规模化生产出来的杯子几乎一模一样,而手工制作的难以找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作品,虽然前者的价格明显低于后者,但都有市场。
  对此,谢恒也谈及自己的看法,“今年春,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以次充好的东西,一个成本上百元的水壶怎能几十元就得手呢?投机者为了追求经济利益,以假乱真、以次充好会影响建水紫陶的良性发展。”他给晚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把普通壶的拉坯人工费为30元,装饰刻画20元,黏壶嘴壶把20元,烧制10元,手工打磨30元,再加上包装等,怎么都要上百元。他认为,现在业内最大的争论,并不是讨论究竟应该规模化还是传统业态的问题,而是应该理清发展方向,整合建水紫陶资源的问题。应该有切实可行操作性强的产业规划来指导整个产业良性的发展。
  事实上,变革的10年中,新出现的问题还远远不止这些。
  仲夏的一天夜晚,媒体与陶界的对话在风雅之地朱家花园开启。建水县副县长陈昊简单生动地开场:老一辈人是辉煌时代的创造者之一,时代要求必须与世界融合,新一代的创新发展,可谓踩在老一代人肩膀上。
  这场持续到深夜的对话中,新的难题和困惑也在陶业界不断交锋,诸如,企业的小而散,自成一家,如何整合资源?人才难求,后继乏力,品牌价值如何发掘等等。
  “打造紫陶之都,建水还有很多困难。”陈昊说,建水紫陶目前还面临着企业规模小、产品种类单一、形式不丰富、缺乏人才、知名度低的问题。究竟要走高端还是走规模化生产的道路等困惑,政府也在思考。
  秘密 各家都有“武林秘诀”
  连续在建水走访的几天时间里,随便走进任何一家作坊去了解,看到和听到的大抵都一样,即建水紫陶的大致制作工序以及它的艺术价值。而制陶者中,隐藏着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不同颜色陶土之间的配比。
  贝山陶庄老厂的工艺车间内,一名匠人正在沉淀过滤沙土。建水紫陶采用五色陶土(红黄青褐白)做原料,混合搅拌和水,然后在各种粗细沙眼的纱布上过滤,最后放到压泥机里压制成陶泥。
  陶庄主人向炳成说,匠人当中,能够掌握制泥、拉坯、修坯、书画、雕刻、填泥、烧制、打磨等工序的人几乎没有,更多的从业者只掌握一两个技术环节。而令他最为津津乐道的,则是向氏独门“五彩神奇窑变的核心工艺”。所谓窑变,就是土坯在1200度高温的作用下,通过窑泥中的多种矿物质发生反应,从而产生意外的纹理和奇异的色彩,这种神奇的变化,经过打磨抛光都不变。在陶庄的成品厅里,向炳成介绍其历经8年练就的此独门秘诀,“自己设计、自己操作,从装窑到出窑都要自己完成。”当问及其核心秘密到底是什么,向炳成笑而不答。
  六旬制陶老艺人谭知凡,从20多岁就和泥巴打交道。在设计、造型、装饰、书画等领域有深厚的造诣,而他的秘诀则是“空心刀雕刻技术”。像他们这样怀揣“绝技”的大师们,都很少愿意透露自成一家的“武林秘诀”。
  相反,几乎所有的制陶者愿意谈及五色土配制的初级步骤:即先把5种原料捣碎搅拌,再把泥浆导入纱网中反复过滤沉淀,然后灌入压滤机中将水分排出,剩下的才是细腻如化妆品一样的泥土。而配比当中是否需要加入什么,又是怎样的一个比例,不同配比会出现怎样的一个颜色变化,各个作坊间可谓心照不宣。
  据介绍,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紫陶制作的核心技艺也采用传统的师带徒的形式,而学成的徒弟也会守口如瓶。
  谢恒对此也谈及自己的看法,各作坊之间把泥料配方搞得太神秘,泥料配比的多少,只是和泥料的密度有关系,对于紫陶的烧制有一定影响。其实,建水紫陶走向世界,凭借的肯定不是这些“武功”,还不如培养人才那么迫切,不管是专业的技艺人才还是营销人才,千年紫陶要进一步谋变,还必须靠更多人来推动。他介绍,从2010年起,建水县与红河学院合办了一个学制5年的紫陶绘画专业函授本科班。在业界,这个本科班被公认为建水紫陶的“黄埔一期”。
  疯狂 3000元只是大件起步价
  采访中,记者还听到了建水的“陶现象”:不少南来北往的客人,即使此前对紫陶并不感兴趣的,但只要在建水呆上几天耳濡目染后,都会或多或少淘走一些紫陶产品,甚至还淘走原材料。有声音传出隐忧:从建水紫陶复苏到现在10年间,小泥巴身价一路飙升背后是否有泡沫,有限的资源又该如何有效利用。
  建水城往北,大约两公里处,有一条蜿蜒的街道,密密麻麻的售陶店铺分布于两侧,南来北往的采购车辆不时穿行。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建水工艺美术陶厂的老旧厂址如今已成背景。这就是建水临安镇碗窑村—这里的繁华或冷清,是当地紫陶产业的晴雨表。
  前店后厂的模式是碗窑村的主要形态:店铺里陈列着各式紫陶商品,而后半部分则是生产车间。在这里,知名大师和普通制陶者的店铺、作坊混杂在一起。而如今,从事建水紫陶制作及经销的人数以几何数在递增。建水陶业的“外乡人现象”也引起了业内的关注。
  来自景德镇的蔡细林,去年在碗窑村开了一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最近,他刚成交一个70多万元的大单,一位来自弥勒的客商订走一批风水缸和花瓶。再往前一个月“随便做做”的情况下,也成交了30多万元。
  短短一年时间,“每年两三百万元收入应该是有的。”蔡细林乐观地说,他看好紫陶产业的前景,因此从景德镇转战建水,并带来了景德镇的10多个手艺人,以及对市场的补充。“我们擅长做大件,而这里以前主要在售卖小件。”蔡细林告诉记者,在他的店铺里,陈列着各种样式和不同价位的陶制品,小到一把茶壶最便宜的都是三四百元,大到一个风水缸,3000元只是起步价。
  为了爱情来到建水的80后杨华,10年前仅仅把卖汽锅、土罐当做一种谋生的手段,那时每月收入两三百已经算不错的生意。而现在虽然对收入有所保密,但她说玩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而每年都要到建水采购的吉林经销商小林的事也被谢恒所津津乐道,她每年到大小作坊收购一批成品后,在吉林的销售额都有数百万元。几位大师笑言,蹲守在他们工作室的省内外收购者近年来络绎不绝,有些刚出炉还没打磨的作品就被争抢一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10年来几乎没有太多价格波动的原料,经过各种手工或者机械的制作后就身价倍增,便宜的上百元,贵的上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这一现象,在建水紫陶市场上已不鲜见。
  泥巴也疯狂,用在建水紫陶身上并不为过。
  对于这种现象, 建水紫陶产业发展中心主任李绍宽形象地说,这是紫陶在发展中的“贫富悬殊”,是市场决定的,“贫”的是百姓买得起的生活用品,“富”的则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艺术品收藏品。
  虽然原材料的价格近年来波动不大,但“把泥土当纸张,非一日之功”。李绍宽进一步解释,要诞生一件精品艺术品不容易,就拿装饰来说,大师把土坯制成后,再由其他书画大师来完成装饰,要捧着瓶瓶罐罐在一个圆面、斜面上精心作画写字多不容易。如果一件紫陶作品有几道工序均都出自大师之手,火候又掌握得恰到好处,烧出漂亮的窑变作品,那么价格上必然拉开距离。反之,一些作品如果只是普通艺人随便画上几笔,那么必然经受不住市场的检验。
  “对藏品精品的追求,必然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去进行的,这要求消费者自身也要有一定的鉴赏能力。”李绍宽说,对于“泡沫”的质疑声,也引起了业内的思考,建水紫陶在10年的市场洗礼中无论是价格和品质都在飙升,不管是迎合“阳春白雪”,还是兼顾“下里巴人”,建水紫陶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传承,对比其他同类商品,他认为更具独特性和文化附加值的建水紫陶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那么,这个行业赖以生存的资源—陶土该如何有效地利用,又是否会枯竭?
  “如果大量资源用去搞一些低端产品并规模化经营,那以后想出精品的话,还有足够的资源可用吗?这方面宜兴等地不是没有先例。”几位年长的艺人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这样,陶土就会被过度开采,希望政府公布家底,并尽快出台法规,有序开采陶土。”
  李绍宽表示,目前当地已完成陶土资源地质调查工作,初步探明全县陶土资源总量可支撑产业发展。“我们也在积极研究对策,争取尽快出台陶土资源开发与保护办法,肯定不能无序开发、资源无故外流,如果过度开采,再多的泥巴都会枯竭。”李绍宽说,因此,建水紫陶的地方标准已经出台,下一步还会通过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来重新洗牌。另外,当地也在制定建水紫陶的产业发展规划,将引领推动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来源:云南网  作者:张雅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建水紫陶

GMT+8, 2019-1-19 22:30 , Processed in 0.08120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